返回
顶部

修改密码

首页 > 新闻 > 民生 > 正文
问水哪得清如许 为有河边守护人

+1

-1

收藏

+1

-1

点赞11

评论0

黄柏河流域水生态保护综合执法大队大队长王技下矿井指导磷矿企业环保设施建设。

三峡晚报全媒记者王红玉 通讯员杨传业

沿着黄柏河漫步,清粼粼的水,蓝莹莹的天,两岸草木葱茏,鸟儿自在翩跹。谁能想到,五年前,这里还是水面漂浮垃圾,矿渣堆积河道,看起来像“营养快线”的矿山污水滚滚涌入河中,上游两座水库一度出现大面积褐色水华。

黄柏河,这条宜昌人的母亲河,承担着宜昌城区及宜东200万人生产生活和100万亩农田灌溉供水的重任。流域内磷矿资源丰富,拥有磷矿采选企业60余家,流域开发与保护的矛盾十分突出。随着流域开发进程加快,水环境质量逐年变差,严重威胁到黄柏河供水安全。

王技和同事们就是在这个危急时刻,成为了黄柏河的守护者。

2015年6月,原宜昌市黄柏河流域水资源保护综合执法支队成立,在流域樟村坪镇丁家河村、分乡镇界岭村设立了两个基层执法点。2019年机构改革时,支队由原市水利水电局转隶至市生态环境局,同时更名为市流域水资源保护综合执法支队(简称市流域支队),同时将综合执法范围扩展到柏临河流域。目前,支队实际在编在岗19人,执法一线全是清一色的男子汉。

这群执法队员常年工作在黄柏河流域,他们的酸甜苦辣早已经和这条母亲河紧密相融。

驻守河边

日夜巡查成常态

上月24日,星期六,曹宗强等5名队员到执法区域开展夜间巡查。凌晨1时左右,巡查至尚家河水库库尾水域时,大家发现渡口边停着辆面包车,根据车内物品判断,该车辆极有可能是电捕鱼人员的。“我们立马将车灯及手电筒灯光关闭,摸黑向河边一路潜行,看到远处有几束灯光闪烁。”

为了不惊动非法电鱼人员,队员们在库尾草丛中蹲守,正值深秋,昼夜温差极大,几个人冷得直打哆嗦。1个多小时后,库尾隐约传来船只发动机的声音。执法人员立马打起精神,从远处观察着船只的一举一动,并对现场情况进行录像。船只一靠岸,执法人员就立刻采取行动,现场抓获非法电鱼人员3名。整个夜间突击行动持续到凌晨5点。

执法队员需要常年驻守在河边,全天候巡查监督执法,每周至少开展1次流域全覆盖动态巡查。因为执法区域内点多面广,执法队员经常加班加点,夜间、节假日巡查是常态。

2015年9月,支队成立之初,为了摸清流域污染源情况,王技和同事们连续3个月置身矿区,对流域内60余家工矿企业、50余处畜禽养殖户、近百处生活污水排污口进行核查登记,摸清存在问题,为流域综合治理工作的开展提供准确信息。

2017年,支队决定开展驻点巡查,对流域实施常态化、全覆盖、无死角监督。“那一年,我和队员们经常个把月吃住在执法点,跋山涉水,披荆斩棘,喝冷水吃干粮,与家人聚少离多。”黄柏河大队大队长王技回忆。

山区气候多变,在流域巡查执法时,执法队员经常会遭遇突发暴雨、落石、泥石流;到了冬季,大雪封路,常常十天半月困在执法点。

“自2017年流域开展综合执法改革以来,我们全面加强河库水生态管控,取缔了流域违法排污口、河库围栏围网和投肥投粪养殖以及不达标的畜禽养殖场。累计查处水利、环保、渔业行政违法案件81起,督办整改事项68件,强制拆除库区非法捕捞抬网、拦网、网箱70余处,责令关闭矿井1处,拆除非法采砂场7处、畜禽养殖场4家,磷化工企业1家、非法旅游码头1处。特别是水库网箱养殖、非法采砂、违法建筑物等历史遗留顽疾得到彻底根治,在流域产生了强大的震慑力和影响力。”列举这个成绩单,队员们很自豪。

除去顽疾

队员变身“拆迁队”

2018年2月,《宜昌市黄柏河流域保护条例》刚颁布实施不久,市流域支队便接到消息:“西北口的抬网又死灰复燃了!”

西北口水库位于黄柏河流域保护核心区内,周边村民在库区内非法架设灯光诱捕抬网和大型拦河网,严重影响库区生态资源保护、水上交通及行洪安全。自2012年以来,宜昌市相关部门对西北口水库的网箱、抬网进行了反复清理,但因库区遗留问题复杂,拦抬网捕捞极易反弹。“我们这支新队伍一定要把这个历史顽疾处理掉。”时任市流域支队支队长的洪钧态度坚决。

为稳妥、彻底清除盘踞水库的非法拦网、围网,执法人员经过充分预估和分析研判,决定采取“执法宣传自行拆除”和“依法强制拆除”两步走拆除方案。

2018年3月下旬,执法人员在镇、村和水库管理单位配合下,对水库内的抬网、拦网进行全面摸排统计,逐一上门到当事村民家中,面对面宣传政策,做思想工作,并依法下达《责令改正违法行为通知书》,明确要求在限定时间前自行拆除在西北口水库架设的拦网、抬网等非法捕捞设施,逾期不拆除的将依法强拆。截止期内,共有14处非法抬网自行拆除。

“剩下的非法抬网只能依法强制拆除了。”2018年5月2日,由市流域支队牵头,夷陵区公安分局、雾渡河镇政府、水库管理单位参与,共63人组成的强拆队伍,携带油锯、破拆斧、断线钳等专业拆除工具,分乘三条执法船挺进西北口水库,决心干净彻底清理库区5.82k㎡全部水面范围内的非法捕捞设施。

执法队员有的攀登陡壁上岸,剪断系着支架的缆绳,有的锯断水面上的支架和浮杆,通过协同作战,一口口抬网被肢解清理。到了饭点,大家在船上草草吃过盒饭,顾不上喘口气,就又投入了战斗。突遇天公不作美,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队员们没有停下,冒雨继续拆除作业。梯子口、阳宰沟、岩屋滩……一片水域清理完,队员们又马不停蹄赶赴下一片水域。衣裳湿透了,手震麻木了,没有人喊一声苦,也没有人叫一声累。

通过持续两天的连续高强度作业,西北口水库内48处非法灯光诱捕抬网、7处拦河网、3口网箱被全部清理干净,水库终于恢复了宁静。

“有人戏称我们是拆迁队,拆完堡坎拆桥梁、拆完网箱拆砂厂、拆完临河厕所拆猪场,还要拆渣场、堆场、化工厂,干的都是脏活儿、累活儿、难活儿。”说起过去吃的苦,王技并没有抱怨,“我们相互鼓励,坚守护水初心。”

柔性执法

创建企业服务群

去年国庆长假期间,王技通过污染源监控平台,发现肖家河一磷矿企业在线监测数据异常,他及时与矿长任正奎取得联系,任正奎说他也发现情况不对,正着急呢。王技当即决定放弃休假,带领同事和监测人员赶往现场核查。

进矿山的唯一道路先前被洪水冲毁了,当天又突降大雨,王技一行冒雨顺河道趟水徒步2个多小时,才到达企业排水口。对设备进行仔细检查并采集水样检测后,发现数据异常是因为总磷监测设备遭到雷击,元件出现损坏。他们立即指导企业对设备进行了修复。

临别时,任正奎动情地握着王技的手说:“你们这次真是帮了大忙!要不是你们冒雨过来帮忙处理设备故障,不仅出现超标的事儿说不清楚了,而且还会影响我们生产,影响我们的磷矿指标分配。”为了破解地方政府及企业被动监管的困局,宜昌创新建立了流域生态补偿机制,将流域断面水质与奖励资金和磷矿开采计划挂钩,水质越好得到的奖励越多,水质变差还要扣减已有的磷矿开采计划。为了得到更多的奖励,地方政府和企业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确保水质断面达标,变被动执法为主动整改。

这件事让王技意识到,流域内的磷矿企业,既是他们的监管对象,也是他们的服务对象。“我们很快创建了企业服务微信群,主动与磷矿企业负责人沟通交流,依法依规为监管对象服务,指导监管对象在涉水、环保审批、违法行为整改、环保设施建管运维等方面少走弯路,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推广企业废水提标升级工艺。”正是因为这些实实在在的服务,化解了执法人员与监管对象的矛盾,得到了他们对环境执法工作的理解支持和配合。

五年辛苦不寻常。王技们的付出,如今有了回报。“黄柏河流域水质连续四年大幅提升,2019年Ⅱ类水质占比达到96.04%,较实施综合执法改革前上升26.1个百分点。流域综合执法改革经验被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等新闻媒体多次报道,被评为全国基层十大治水经验之一。流域治理模式还荣获了第二届湖北改革奖。”说起这个,执法队员们个个笑眯了眼。

(本版图片由宜昌市流域水资源保护综合执法支队提供。)

评论
已有0条评论
0/150
提交
相关推荐
今日要闻
换一批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