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顶部

修改密码

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荆楚楷模”黄桂云

+1

-1

收藏

+1

-1

点赞0

评论0

黄桂云在野外科考。

黄桂云对培育的红豆杉整形修剪。

三峡晚报全媒记者邹前俊

她是“自学成才”的植物专家,也是三峡坝区珍稀植物的“活词典”“活地图”。为抢救一株生长在海拔1500多米的珙桐,她在峭壁边扎起了帐篷,每天观察记录它们生长的光、热、水、气以及土壤条件指标数据,一住就是一个月;荷叶铁线蕨作为三峡特有濒危植物,经3年多的努力,成功诱导出组培苗,相关科研成果已申报国家发明专利;疏花水柏枝是三峡特有濒危植物,经过她与科研人员的不断攻关,取得了无性繁殖的技术突破,为消落带生态修复提供了可能。

她就是上榜2020年2月至10月“荆楚楷模”的三峡集团长江珍稀植物研究所副所长黄桂云。在她带领下,该研究所完成了1000余种、2.4万余株濒危珍稀特有资源性的引种,受三峡工程建设影响的560余种植物全部得到有效保护。

自学成才

门外汉成植物专家

1992年,黄桂云从职高毕业,应聘到三峡坝区从事园林绿化工作。因是临时工身份,每天只有锄草的工作,可黄桂云干得不亦乐乎。“就算是锄草,我也要锄得最好。”黄桂云用心做事被领导看在眼里,让她逐渐有了更多参与园林养护、坝区绿化的机会。几年下来,黄桂云成了坝区绿化独当一面的能工巧匠。

长江三峡地区是世界著名的“物种基因库”,这里生长着大量特有珍稀植物。2000年,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陈伟烈教授带领的科研团队在三峡库区进行野外调查,黄桂云主动联系,要求加入野外科考工作,一有机会就凑到教授跟前请教学习。渐渐地,大家发现这名问个不停的“门外汉”,似乎拥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特异功能”。用黄桂云的话说就是:“我对植物特别敏感,只要教授讲过一遍的植物特性、位置,我总能分毫不差地记忆下来。”

此后10多年间,黄桂云在工作闲暇之余,志愿跟随科考队的脚步走遍了三峡库区。虽是自学成才的植物专家,却成了三峡坝区珍稀植物的“活词典”、“活地图”。

观察珙桐 峭壁扎帐篷住一月

三峡坝区,一江绿水,两岸青山,散落着大自然馈赠的丰富物种。要进行保护,得在崇山峻岭中找到它们。黄桂云踏遍库区山山水水、溪沟田壑,让这些珍稀植物“回家”。

有一次野外考察中,黄桂云惊喜地发现,在海拔1500多米的易滑坡山体上,生长着国家一级重点保护植物珙桐。然而,怎么把这批植物运回来成了难题——中国林科院专家直言,三峡坝区地表都是花岗岩风化砂,引种移栽珙桐比“爬天梯”还难。

“一旦发生滑坡,这些植物就会付诸东流,一想到这里,我的心直疼。”专家的话没有让黄桂云退缩,为深入了解珙桐的生长习性,引种之前,她在峭壁边扎起帐篷,每天观察记录它们生长的光、热、水、气以及土壤条件指标数据,一住就是一个月。并量身定制了“分级移植”方案:从海拔1500米到1000米,再到500米,最终抵达植物所,每一站留给植物两年适应期,四季跟踪不间断。

野外考察,短则十来天,长则数月,在荆棘丛生的深山峡谷中穿梭,睡的是帐篷、啃的是干粮……黄桂云脑子里只有一个信念:与时间赛跑,尽可能多地迁移保护濒危珍稀特有资源性植物。

在她的努力下,三峡珍稀植物种质资源库从无到有、从小变大,被誉为三峡库区珍稀植物“博物馆”,成为长江生态修复的“绿色名片”。

“克隆”植物 获10余项发明专利

2014年,三峡集团湖北地区工委在植物所挂牌成立以科研带头人黄桂云冠名的“创新工作室”,专门进行珍稀植物组培科研攻关,通过对植物“克隆”,实现植物批量繁殖。

一群建大坝的“土专家”,穿上白大褂,钻进了实验室。搞组培实验既无经验,也无人才,黄桂云咬咬牙自己带头上。啃书本、查资料、做实验,往返北京、武汉虚心向教授、专家请教,不断向实践学习,一点一滴地积累,逐渐掌握了组培核心技术。

作为三峡特有濒危植物,在组培实验过程中,荷叶铁线蕨先后遇到了孢子体不增殖、原叶体不分化等技术难题。成千上万次的试验让她几乎绝望。是不是方向搞错了?黄桂云冥思苦想。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3年多的努力,荷叶铁线蕨成功诱导出组培苗,相关科研成果已申报国家发明专利。如今,通过实验室组培,植物所成功培育出了香果树、枫香、蓝莓、石斛等一大批经济、科研价值都很高的苗木,获得国家发明专利技术10余项。

心怀使命 守护长江一抹绿

2018年4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长江岸边,把脉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这一天,黄桂云迎来了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

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完三峡大坝后,来到185平台珍稀植物示范园,亲手栽种了一棵楠木,并培土、浇水。这棵楠木,自2008年从库区抢救回来,就一直由黄桂云亲自照料,如今已从一棵胸径不足8cm的小树苗长得伟岸挺拔、冠如华盖了。当总书记听说负责长江珍稀植物保护工作的黄桂云就在旁边时,走过去握住她的手,称赞“珍稀植物保护工作做得好,非常有意义,是造福子孙后代的事情。”

疏花水柏枝是三峡特有濒危植物。为驯化诱导,黄桂云带领团队着手疏花水柏枝抗逆性试验。一个寒冬的清晨,天气严寒,黄桂云脱下外套,卷起裤脚跳到水中,不一会,手和脚就冻得发紫,她在水中硬是坚持2小时完成了当天疏花水柏枝试验数据记录。如今,疏花水柏枝取得了无性繁殖的技术突破,为三峡库区消落带生态修复提供了可能。

2019年初,黄桂云在野外考察中,意外发现一处陡峭山壁上有鄂西鼠李。该植物全球现仅存两株,即将宣布灭绝,黄桂云的重大发现,为长江物种资源保护又立一功。

记者对话黄桂云——

保护濒危物种

就是保护地球家园

记者:您最近在做哪些工作?

黄桂云:目前,我们三峡濒危珍稀特有资源性保护植物达到1000余种2.4万余株。最近主要在做樟科楠属植物的引种工作,11月30日起,将有200多株引种到我们植物园。

记者:从事植物保护除了在实验室,还要在野外恶劣环境下工作,这是一项艰苦的事业,20多年来是什么让您支撑下来的?

黄桂云:爱好,我觉得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植物除了不会说话外,它也是通人性的,比如在野外迷路了,它的叶片可以为人“指路”,也可以在我们口渴时给水喝。因此,在保护它们时,首先要掌握好生长习性,模拟它们的生存环境再引入植物园,哪怕在野外付出再多也值得。

记者:保护濒危植物对我们的日常生活能带来什么?

黄桂云:这个意义太大了,可以说保护濒危物种就是保护我们的地球家园。地球上有动、植物两个生物链,植物链一旦灭绝,对动物来说是灾难性的。比如熊猫吃竹子,竹子灭绝了熊猫就生存不下去。一个物种的灭绝,会带来成片的物种灭绝。人类生存在地球上,任何生物链的灭绝,都会给人类带来毁灭性的打击,比如疾病和灾难等,所以我们必须竭尽全力保护好。

记者:今后的工作有哪些打算?

黄桂云:除了保护长江流域的濒危物种外,目前我们已经介入雅鲁藏布江3000公里流域的濒危物种保护工作,今年10月份,我带着团队去实地调查了10多天,下一步将深入开展相关的保护工作。

评论
已有0条评论
0/150
提交
相关推荐
今日要闻
换一批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