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顶部

修改密码

首页 > 专题 > 宜荆荆恩 > 正文
【这里是湖北】“铁娘子”的“援非初体验”!

+1

-1

收藏

+1

-1

点赞0

评论0

随处可见的流浪猫及鸽子。

初来乍到,

白衣战士克服水土不服!

由于这边的水质较差,大米粗糙难以消化,很多队员都出现了腹胀、腹痛、便秘甚至腹泻等水土不服症状,只能默默忍受。生活物资全都要计划性供应,一年四季只能领到土豆、西红柿、洋葱和生菜,而且经常领到的不是蔫了就是烂了。肉类中最常领到的是鸡肉、牛肉和羊肉,但也只能限量供应,有时候甚至没有,所以在这里开荒种地是常态。

我们的菜地,队员们吃的新鲜蔬菜都来源于这里。

在这里,我们每天都过着宿舍和医院两点一线的生活。为了安全,我们平时都呆在宿舍的小院子里,除了集体出去购买必要的生活物品外,几乎很少外出。还好,宿舍的院子里有一个兵乓球台,这成了队员唯一的运动消遣方式。

女生宿舍的兵乓球台。

中国医生到来,

当地百姓慕名就诊!

我们所在的医院位于艾因迪夫拉省,地处阿尔及利亚首都阿尔及尔以西150多公里,大多数是阿拉伯人,其次是柏柏尔人,少数民族有姆扎布族和图阿雷格族,官方语言是阿拉伯语,通用法语,伊斯兰教为国教。

阿国人非常注重礼节及礼貌,无论见面还是分别时,一般都行握手礼,有时也行拥抱礼及贴面礼。石油和天然气是阿国民经济的支柱,粮食与日用品主要依赖进口,在这里石油比水便宜。这里一年只有两个季节,旱季(5月至10月)和雨季(11月至4月)。

医院实行免费医疗制度,药品自行到药店购买,住院费用全免,无论有钱没钱都可以去看病,但若是非急诊你需要等很长时间,也许等到可以住院治疗的时候已经病入膏肓了。就拿我们工作的艾因迪夫拉省医院为例,每天一个人上班,需要负责门诊、产房、妇科病房及手术,所有病人都需要值班医生作出诊断,然后给出治疗意见,相当于一个医生负责了一个完整的医疗流程。

等待的病人。

黄菊芳为产妇产检。

当地百姓听闻医院有外科、妇产科、眼科等中国医生援助,很多疑难杂症的患者都慕名而来,尤其是妇女,她们希望让中国医生做手术,或者在中国医生的陪伴下分娩,这样才安心。中国医疗队的到来,让周边的老百姓觉得看病有了保障,中国医生的代名词是Aime travailler,Bas repos(喜欢工作,不休息),可见中国医生的责任心和努力工作得到了阿国人民的高度肯定。

黄菊方与当地医务人员合影。


医疗条件极其有限,

担惊受怕但心系患者!

在这里,妇产科只有一个手术间,那就意味着不是急危重症只能在家等待,不是生死攸关的病也不可能安排手术,每天处理孕产妇都精疲力尽,所以妇科手术是能等则等。

改善当地医疗环境,传授一定的医疗技术是我们每一批援外医疗队员一直努力完成的任务,改善当地妇女的健康状况、降低孕产妇及围产儿死亡率是妇产科医生工作的重中之重。

黄菊方正在给患者治疗。


在这里,子宫破裂、子痫抽筋、诊所分娩产后大出血是常事,加上药物有限,DIC常用药物比如凝血酶原复合物、纤维蛋白原都没有,只靠输血补液,即使最快速度切除子宫也不一定能挽回生命。另一方面,因为国家财力有限,又不允许病人付费,所以产前检查和产前诊断都是不可能有的,产科门诊基本只接待临产和危急的病人,不明原因的胎死宫内和各种出生缺陷几乎每天都有发生,医生每天上班前永远都不知道会面临什么样的病人,会有什么样的结局,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就是我们的工作常态!

黄菊方刚刚接生的新生儿。


成功处理大出血,

患者视为救命恩人!

手术时没有严格的核查制度,上台时没有器械、护士是家常便饭,手术器械寥寥无几,助手就是手术室的护士,碰到有经验的还好,运气不好基本上全靠自己一个人。当地医疗人员也缺乏基本的院感意识,例如不戴口罩,戴着无菌手套的手随意触碰。

第一天上班做的卵巢囊肿蒂扭转手术。


因为当地医疗条件差,所以我们处理起病人来比国内更加困难,特别是碰到急危重症时更加困难,但我们所有的队员都是竭尽所能。还记得那个忙碌的夜晚,当时我正在手术室做剖宫产,手术快结束时,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然后听到电话那头说:“Urgence,Malade Bas Bien(急诊,病人情况不好)。”我心里一紧,马上跟旁边的助手说:“aider,je vais voir la malade(你帮一下忙,我去看病人)。”

我迅速跑到妇科门诊,一个病人躺在推车上,面色苍白、表情淡漠。揭开被子,病人就像泡在血水里一样。

我边看病人边询问病史,并迅速让护士建立两组静脉通道、抽血备血、吸氧,并初步了解到病人是半月前在私立医院做的剖宫产,今天突然出现阴道大量流血,家属送到离我们医院大约半小时车程的ATTAF医院,结果那边医院当天没有妇产科医生,于是又送到我们所在的医院。
我迅速做了床边B超以及相关检查,初步考虑是晚期产后大出血,失血性休克,然后迅速将病人推到手术室做两手准备:一、清除宫腔积血,用药促进子宫收缩。因为病人比较年轻,只生育了一个小孩,尽量保守治疗。然而这边的药物也很有限,缩宫药物只有缩宫素。我立即打电话给当天的备班桂医生,让她带我们从国内带来的药物(米索前列醇片)过来帮忙。二、如果处理过程中出血不止,做好切除子宫的准备。

经过相应处理后,病人的情况慢慢好转,清除宫腔积血、用药后阴道出血止住,我悬着的心也慢慢放了下来。病人给了我一个热情的贴面礼,手术室的麻醉师及护士都鼓起掌来,竖起大拇指说:“Docteur Chinois Bien(中国医生真棒)!”

健康无国界,

让患者得到更好救治!

在这里是孤军作战,不像国内可以寻求帮助,可以请示上级医生,护士们都是我最好的战友,相互间默契配合,多次急救演练,大家的专业技术和抢救速度都是非常棒的,哪怕准备急诊手术也是5分钟之内的事情。可是在这里,医护人员缺乏、医疗条件限制、贫穷等多种因素让每一个孕妇在分娩时的危险系数都很大,也让我们这些援外的妇产科医生处在诸多的未知因素中,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我深刻地体会到,每一批援非妇产科医生的不懈努力都是为了降低孕妇和围产儿的死亡率,提高她们的生存质量,而正是因为我们的不辞辛苦、接续奋斗,才成为在当地妇女心目中最尊重的人。


医疗队队员与艾因迪夫拉省省长、医院院长合影。(图片来源:新华社)

在阿尔及利亚艾因迪夫拉省综合医院举行的重症医疗设备捐赠仪式。(图片来源:新华社)

评论
已有0条评论
0/150
提交
相关推荐
今日要闻
换一批
热点排行